红楼梦读后感之只看八十回的《红楼梦》



2011-06-23 19:27:5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后四十回是坚决不看的,不然会有想揍人的兴奋过度。其实当年雪芹写到七十八回便已泪尽而逝(其殁于岁除万家焰火辞旧迎新之时,一代奇才破屋残舍中悄然西去,十年心思和精力竟不能脱稿,凄凉怎奈之情,思之欲哭)...

   后四十回是坚决不看的,不然会有想揍人的兴奋过度。

    其实当年雪芹写到七十八回便已泪尽而逝(其殁于岁除万家焰火辞旧迎新之时,一代奇才破屋残舍中悄然西去,十年心思和精力竟不能脱稿,凄凉怎奈之情,思之欲哭),后两回是其家人为了凑够八十回的平头数,而把儿稿增改在这以后加上去的,虽细节处尚有漏洞,但到尽头是雪芹亲笔所写,所以与前七十八回多少有些吻合之处。但高贼却居心险毒,所续四十回前言不搭后语,把一部惊世之作改成了言情小说,把一部愤世之著改成了对圣上感恩图报的颂德书,可憎令人厌恶之极也。

    研讨红学之人都晓得,原《石块记》总计一百零八回,以半百四回为分水岭,前半写盛,后半写衰,那里面更以十二回为一小节,共九小节层层铺述。第1回中瘌头僧所吟的那首诗“好防佳节元夜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这不止指甄士隐元夜后失女烧房之劫难,更是针对贾府大族的畿语,“宁国府元夜开夜宴”在这以后便“诸芳散尽”,贾府情况越来越坏,贾赦与凤姐这两个混乱动荡的时代枭首,一在外以势欺人、图宝害命,为夺几把扇儿舍得逼人烟破人亡;一在内扳机算尽、飞扬暴戾,为图搜刮钱财舍得收赃带给款项,甚至逼死尤二姐,杀张华未遂。原《石块记》中这些个均是埋下的隐患,贾府被抄、族堕胎放十之七八都是这两个种下的恶因。而额外的十之二三便是盛行于康熙末雍正初的“党争之祸”了。

    如今就算不成解清史的人看看电视也晓得那段党争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晓想想《康熙王朝》和《雍正王朝》就都有了。而雪芹的家史我想喜欢《石块记》的人都略知一二,祖上是爱新觉罗福临一段时间的包衣奴人,入关后因功(如焦大之流)被封江宁织造。曹家一向与大阿哥走的甚近,允仍奶妈之子便常向其索取零用,谁不晓得这皆是奉了大阿哥命。雍正践祚整风肃党,以长时期亏欠之名将曹家没收,并勒令偿补亏欠之银,是以曹家从这个时候起不振作(见《清类碑钞》)。雪芹落生时,已从十数年初的大劫中缓过劲来,家境虽还不如当时大富,也是小康之家,他实未以前历这次大劫。但这次劫难对他的影响却不小。书中贾政怒打宝玉,指责他的那段“杀父弑君”的令人吃惊之论便是笔者不满意于康熙末的党争,以及忠顺王府索取戏子等书契也是揭发了朝中党争无一日可息的事情的真实情况。

    贾赦固执己见用义忠王坏了事的扳手(一道儿存逆心就可参倒)、贾母典藏了半生令人诞羡的“慧纹”(元妃回乡探亲点的“豪宴”一出,便是为求“一捧雪”而害人的故事,此伏线也)、元春于深宫中明争暗斗的嫔妃从事某种活动(“七月初七晚上”一出,为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亦伏元春之死蹊巧之笔,以上见《脂砚斋重评石块记》)这种种在极盛时发生的隐患便是贾府破落的溯源,相较之下凤姐贾赦面上看它们占了十之八九的端由,实际上然而是那十之一二的导火索而已。

    半百四回在这以后,贾府步步下坡路,固然也有“寿怡红夜宴各种美丽芳草”的绵绣书契也然而是凌夷前的回光返照,而这寿怡红宝玉的生辰便是4詜聕二十六(见《红楼梦新证》),也是雪芹自个儿的生辰。夜宴各种美丽芳草名为过寿,实为各种美丽芳草送行,这满园春天的景色到底是要这位“绛洞花主”来送行送行,自打这以后“各种美丽芳草散尽”。

    《石块记》的伟大不是在于书中安置了各种伏线,也不在于对于贾黛的爱情故事描画的如泣如诉,我觉得在于一部书聚齐了各种前所未闻的写文章手法(见拙作《大话石块记与金庸小说》)以及经过安置的滴水不漏,原一百零八回《石块记》最终揭晓了第五回中玉兄梦中所见的正钗副钗又副钗的花名全册,名曰“情榜”(见《脂砚斋重评石块记》),总计一百零八名女子,针对梁山一百零八好汉而来(见《红楼梦新证》),最让人敬重佩服的不在于一百零八人的描画绝不落俗,在于最终结局时的天地大颠倒,主为仆,仆为主。尤二姐事败后,凤姐未休之前,被迫“执帚庭役”,干的活儿和粗使丫头普通,而平儿扶正,成了凤姐的主人;刘姥姥为报凤姐妹儿之恩,千里寻女,找到已为歌妓的巧姐妹儿,倾其全部把她回赎,配售板儿;惜春、五儿皆出家为尼;香菱被金桂逼死,而金桂不知被啥子人逼死也死于意外;宝钗嫁于玉兄,家败后发配宁古塔,中途上死于难以生产,被草率埋入雪中;袭人在未抄家前被迫离去贾府,嫁于蒋玉函,香獐子月代替其位置变成大丫头;贾雨村因助赦逞凶、行私枉法被革职发配,而狠命参倒他的正是被他发配的小小和尚;小红被卖之时凑巧遇到贾芸,嫁与其为妻,夫妻二人遍访贾家在这以后,终于在破庙里找到被恩赦的宝玉,此时宝玉已沦为更夫,“苫席蔽体,苦咽酸齑”,没有衣裳只有一张竹席遮体,大天白日不可以出去只能晚上打更,同来省视的还有刘姥姥;黛玉早在抄家之前便已投水而死,湘云也投水自裁但被救起,身为罪官家属,当作女奴贩卖至若圃家中(这若圃便是“因吉祥物伏白首耐克”的正主儿,他拾到达湘云遗失的吉祥物并还给她,大观园那次玉兄丢湘云拾,是假丢,这次才是真丢),小红夫妻访得后,千方百计赎出,送到玉兄处让二人结婚,经历这一番劳燕分飞、沧桑巨大变化,两个幸存者归结了这篇石块上的书契(见《脂砚斋重评石块记》《红学研讨定期刊物》诸文及《红楼梦新证》)。

相关热词搜索:红楼梦 1000

上一篇:红楼梦读后感之王熙凤
下一篇:《红楼梦》读有感1000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