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后感1000字



2011-05-24 00:28: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看完《红楼梦》心里有一丝伤心,忽觉秦氏对凤姐说的一番言语,实是有道理:月圆则亏,水满则溢。世界上无事可永保无虞。就像这朝朝代代,老是从开始的一段时间到极其兴盛再到凌夷,从春秋战国一段时间,秦始皇一...

看完《红楼梦》心里有一丝伤心,忽觉秦氏对凤姐说的一番言语,实是有道理:“月圆则亏,水满则溢。”世界上无事可“永保无虞”。就像这朝朝代代,老是从开始的一段时间到极其兴盛再到凌夷,从春秋战国一段时间,秦始皇一统六国,汉,魏蜀吴,晋,南南北朝,隋……无一幸免。身边的小事亦是这么,一辈子中总有合乎心意与阴沉的一段时间,所以人的生活给与的感受就饶有滋味儿……有人时不时感到人的生活凄苦,可没有这苦,那怎会感觉到成功来临时的欢乐?若纨绔子弟只知玩乐,终老一辈子,死前才去抱憾,“人的生活何其短,吾还碌碌无为终老此生。”。家境中落,未始不是好管闲事,死前至少可谓,“因曾度此潦倒失意生存,故吾此生没有白活。”

说到碌碌无为,终老此生。就只得题,功名位利益禄。想的起来第1回中,士隐所解注的《好了歌》。“一般的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成;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一般的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成;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很长时间眼闭了。……”甚切,就好似功名,不是得了功名,就无须死,到头来仍然得死。下一世,谁理你是秦始皇,仍然汉武帝。更不要提别人,“问古今将相可还存?也只是浮名儿与后人钦佩尊敬。”若不提,钦佩尊敬,从古直到现在,那一些闻名的贪官奸臣,吕不韦、秦桧、吴三桂、鳌拜……也是万古留名。实际上它们的才智,胆识,以及那种不畏惧命数的胆魄,也有可取之处。命数最后给它们的安置终归是凶狠冷酷的,死信换来了嚎啕大哭的欢乐的度过声,身后还招人恶骂,这是它们的伤心,也是那一个社会形态的伤心。难不成这就是正义与邪恶的标准吗?

实际上,正义与邪恶的标准仍然很依稀的。我可谓,“人各有志,只能说它们建立了不科学的人生看法。”它们的所作所为不尽然像我们假想中那末可耻,或许它们像楚庄王,三年沉迷于酒色,是别有企图,我们或许只是让历史隐瞒真相了双眼,固然有可能性极小,但我们不可以摈除这种想法,毕竟这些个都已成以往,无从考据……

我甚是欣赏它们对于神说以及命数的无所畏惧,纵然是现今社会形态,又有何人能真正做到不满意命数的安置,能挑战命数。想想社会形态当中,大部分数许多人还期望圣人、神仙的显露出来,从痛苦烦恼将它们解救,以资说来仿佛好象还比不过这些个贪官奸臣。

那这些个贪官奸臣错在哪里?败绩在那儿?--我想应当是,想得不够远大。就好像吕不韦,获得了皇位又怎样?或许会更觉不充实,到头来终免不得一死。“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别人作嫁衣服!”

那这么说来岂不是啥子都别做,做啥子终归都仍然在替另外的人做嫁衣服。

实际上不可以这样想,人这一生,众多事是不得已的。我私人感到,人这一辈子,赅括起来就三字“活下去”。啥子都不做怎生存下去?啥子都是需求代价的,你学习,换来好的办公;你办公,换来世存需求的钱。钱让人过好日期,没有钱是活不下于去的。忽然想到,有点人孤芳自赏的觉得前乃污浊之物,即是污浊之物,为什么还要用他?即是污浊之物,为什么还需靠他活?我不感到钱是啥子污浊之物,钱只是一件东西,用它之人承受不了,所以才让它蒙羞。“功名位利益禄”,只是换取钱的手眼而已。人的生活在世,只要挣钱是为了让自个儿活下去,而贪贿就是以不正当的手眼将另外的人用代价应换来的物品抢劫。如果是用正当形式,让自个儿活得更好,没关系错误,纵然在另外的人眼里显得奢侈,又怎样,这是用代价换来的,是支付过后得来的,是一点儿点赚来的,本就为了让自个儿活得更舒服,奢侈点也是自愿的,没关系不行的。所以为了活下去,要挣钱。假如总想着是为别人作嫁衣,干脆都别活了。毕竟只有少量人能享用看透红尘的生存。既是有很多事都放不下于,就别放下,糟踏了光阴。“圣人”也需“凡夫”衬。

对于《红楼梦》的最终结局,我有甚多不满意,可有人对我讲,“既是你不满意,林黛玉最后遗憾而亡,贾稀玉出家为僧,那你感到,啥子样的最终结局是完美的。”确实,我对甚为不满意颦儿之死,颦儿平日也是叛逆角色,终日只想一展才华,违背了古时“女孩子无才便是德”之说。颦儿在文中的才华是不允许怀疑的,我实是敬重佩服,也为她那种叛逆而钦佩。可她为什么不可以叛逆至底?贾母平日疼她,更疼稀玉,他俩二人想要结为连理枝,贾母也不一定不赞成,她竟不去争取,偏自寻痛苦烦恼,气翘辫子。可细细思量想念,她平日多心,纵然嫁于稀玉,也难以避免会被气死。她又不似凤姐会借酒耍无赖,怎生向贾母开得了这口?她的力气是这么浅鲜,在贾府她毕竟不像宝钗那样子得人心。宝钗为人间故,讨人喜欢,她最后也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脱离二老之命嫁于稀玉,最后独守空房,也免不了令人感到有点痛惜,“金簪雪里埋。”再说稀玉,最终看透红尘,做了僧徒。难不成做僧徒真是最好的最终结局吗?如果是这么,一般的人都改为僧。我的想法太极拳端了。“你翘辫子,我去做僧徒。”显示着这一切,好像一切皆前定,没有办法变更。我不满意的是宝、黛二人最后仍是没有办法逃出命数的约束限制。那人又对我讲,“稀玉,做僧徒已不是为黛玉而做。稀玉不做僧徒,还能做啥子?去寻求功名位利益禄吗?”是啊,细度之,对于稀玉而言,这不失是为最好的最终结局。他已密度小名位利益,对他而言此皆身外物。追赶名位利益,让历史再现,看着自个儿的苗裔再来演出这“红楼梦”吗?他看似没有脱离命数的约束限制,但命数业已不可以约束限制住他了,他既不是为颦儿去做僧徒,那就是为自个儿,他也不像一般的人为了“得道成仙”,而是了无挂牵,看尽红尘。那人还对我讲,“做僧徒的有两种,一种是为了躲避,还有一种就是为了面临。”我想躲避的那一些就是“眼岔红尘”的,而面临的才是真正“看透红尘”的。

相关热词搜索:红楼梦 1000

上一篇:红楼梦读后感1000字
下一篇:红楼梦读后感

分享到: 收藏